包括 金鱗豈是池中物-217.第二百一十七章 估計重施_0



第二百一十七章 估計重施

侯龍濤坐在大陽台上,享受著加州清晨柔和的陽光和香濃的咖啡,這兩天以來,他的表情比前一段略微好了一點,因為心中的幾個疑團被解開了,雖然不克不及說是豁然開朗吧,但總算不再是兩眼一摸黑了。

「老公,」智姬走上了陽台,從後面摟住男人的脖子,吻著他的臉,「Marry帶著日本人的代表已經到樓下了。」

「嗯。」侯龍濤親了親女孩的手,「慧姬呢?」

「她還沒起呢,懶著呢。」

昨晚星月姐妹和愛人玩到很晚才睡,那是他們好幾天以來第一次在一起歡好,所以都是到了筋疲力盡才罷休,不過侯龍濤恢復的要比兩個女孩快得多。

「去幫我把他們帶進來好嗎?」

「嗯。」

四、五分鐘往後,智姬和Marry,還有一個留著小鬍子的日本人一起回到了陽台。

「我是三口興重總長派來的全權代表近滕熊一,」阿誰日本人很恭敬的一鞠躬,「請多多關照。」

「請坐吧,」侯龍濤起身點了一下頭,把來人讓進了籐椅裡,「我希望近籐先生帶來的是好消息。」

「總長首先希望侯先生能對刺殺我組前組長三口龍恍的事有所交待。」近滕熊一根本沒回答對方的問題。

在此之前,Marry已經通過她家族在日本的關係把三口組的情況摸得差不多了,也已經對侯龍濤做了通報,所以他現在並不是沒有準備,「什麼交待?我幫了三口興重那麼大的忙兒,他沒向我道過謝也就罷了,還要我交待什麼?」

「不論從任何人的角度來看,侯先生都是跟我組有著深仇大恨的,哪怕是總長真的想在這件事上支持你,他也不可能那麼做的,不僅無法安撫三口組本身的成員,還會招來其它組織對我們的鄙夷。」

「別拿其它組織說事兒,除了你們本身,沒人知道我和三口組的恩怨。至於另一方面,文龍不僅是我的弟弟,還是葉卡捷琳娜小姐的伴侶,是契落剋夫家族的生意夥伴,並且三口龍惺為了綁架他,不顧契落剋夫家族對他的庇護,不吝殺掉三個契落剋夫家族的保鏢,所以這次不是我要你們支持我,而是你們要修補和契落剋夫家族處於極度危險狀態的關係。於公,世界上沒有哪個組織願意和契落剋夫家族全面開戰的,當然是能和則和,三口興重懲罰挑起事端的下屬,那是再正常不過的,懲罰對像還是他的親侄子,那更顯得他大公無私、大義滅親了;」侯龍濤泯了口咖啡,「於私,三口組是黑社會團體,同組織的人勾心鬥角、爭權奪利、排除異己是家常便飯,三口興重為了鞏固本身的統領地位,藉著這件事把妨礙本身的侄子搞掉,顯示出了他的心狠手辣、六親不認,又怎麼會有人鄙夷他呢?」

「侯先生想得很周到嘛。」

「哼哼,」侯龍濤點上了一顆中南海,「我說的都,是三口興重已經知道的,他不可能看不可現在的情況,包孕風險和機遇,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派你來了。咱們之間存在的問題不過是三口興重還想從我這兒得到更多的好處,你告訴我,一件你們必需要做的事兒,一件對你們有利的事兒,我憑什麼要再給你們好處?」

「侯先生講的是事實,」近滕熊一一鞠躬,本來三口興重就只是要他能爭取到好處爭取,爭取不到就算了,現在看來對方還真是個明白人,沒必要再在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上多費唇舌了,「我會要三口龍惺交還令弟的。」

「既然是這樣,我也就不留你了,近籐先生請便吧。」侯龍濤這就起身送客了。

Marry把日本人送到樓下,並沒跟他一起離開,而是又返回了陽台上,「你覺得怎麼樣?」

侯龍濤搖了搖頭,「中國有句老話,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我看他一個欽察大臣不必然能把三口龍惺怎麼樣。」

「那現在怎麼辦?」

「等等看,希望他能搞定三口龍惺,就算不克不及,至少也要打亂他的計劃。」侯龍濤皺著眉開始尋思本身下一步該怎麼做…

近滕熊一帶著跟自己從日本過來的四個保鏢一起走進了三口龍惺的大別墅,直奔左翼的會議室,三口組在洛杉磯的幾個頭目已經聚齊了。

三口龍惺坐在正座上,都沒起身迎接「下來視察」的「上級領導」,「我三小時前才收到的傳真,你就已經到了我眼前了,不會怪我沒去接機吧?」

「那些小節就不必在意了。」近滕熊一拉出張椅子坐下。

「你這是對我搞突然襲擊啊?」

「沒經過準備的才是真實的嘛。」

「好,你想知道什麼真實情況呢?」三口龍惺還真不知道對方是來幹什麼的。

「林文龍是不是在你手裡?」

「在又怎麼樣?不在又怎麼樣?」三口龍惺已經能猜出個大概了。

「在的話就立刻放人,不在的話則另當別論。」

「倘若我真的抓了林文龍,我不是承認我抓了,我說如果,那我必然是為了利用他對付侯龍濤。於公,侯龍濤殺了咱們的前任總長,於私,他是我的殺兄仇人,他是三口組的死敵,趁他離開中國的機會,組織的當務之急就應該是幹掉他,為何反而要我放了他弟弟?」

「就算你想要對付侯龍濤,你也應該先向本部請示。」

「美國的事情都由我負責,以前從來不消請示什麼,再說機會都是一瞬即逝的,哪有時間請示這請示那的?」三口龍惺一呲牙,「你要搞明白,這裡由我作主。」

「以前不消請示,那是因為三口龍恍是總長,他由著你胡來。現在興重桑是總長,規矩就變了,你難道敢不把總長放在眼裡嗎?並且本款問題還牽扯到了俄羅斯黑手黨,有全面開戰的危險。這麼大的事情,就算三口龍恍還沒死,你也得先請示。」近滕熊一是三口興重的親信,在三口龍恍沒被幹掉之前對他是敢怒不敢言,現在說起他來自然是沒有一點敬意可言。

「八嘎!」三口龍惺一拍桌子,猛的站了起來,「要是我哥哥還活著,還會有現在這種事嗎!?你簡直是狗屁不通!」

「你怎麼敢這麼跟我說話!?」近滕熊一也站了起來,橫眉立目的,「見到我就如同見到總長,你想造反嗎!?」

「當然不是,對不起。」三口龍惺一鞠躬,有老老實實的坐下了,「林文龍不在我這裡。」

「真的不在嗎?」近滕熊一把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不在。」

「那好,今天就這樣吧,明天讓人把洛杉磯所有生意的賬本都送到我的酒店去。」

「何必住酒店,這裡的房間多的是。」

「酒店舒服一些。」近滕熊一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

其他幾個小頭目看三口龍惺坐在那陰沉著臉,也不說話,就也都起身必恭必敬告辭了,最後一個離開的叫漁野強志,是幾年前跟三口龍惺一起從日本過來的,算是跟他走得比較近的一個了…

侯龍濤看著面前的幾個台灣人,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寫,都他媽給我寫下來。」

「是,是。」

「我和竹聯幫的老賬,你打算怎麼了結法兒啊?」侯龍濤扭過身,盯著坐在旁邊沙發上的一個頭髮銀白的華人老頭。

「咱們之間出了這次的誤會之外,還有什麼不愉快嗎?」老頭顯得有點唯唯諾諾,「就算是這次,誰又能想到你會和三口龍惺不合錯誤付呢。」

「為了周渝民,你們三聯幫不是要跟我沒完嗎?」

「周渝民,就是一個臭藝人,怎麼可能為了他跟你過不去呢?」

「好,」侯龍濤拍了拍老頭的肩膀,「看你怎麼大歲數兒了,又身為一幫之主,還大老遠的特地跑到美國來見我,咱們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OK?」

「OK,當然OK,侯先生有契洛科夫家族、龍虎堂和三口組的支持,又有中國政府做後盾,我們三聯幫當然是願意和你坐一條船了,大樹底下好乘涼嘛。」

「哼哼,難怪當年日本在台灣的統治那麼成功呢。」侯龍濤自言自語了一句…

「咱們到底還要跟到什麼時候啊?」Glen不耐煩的把裝飲料的空紙杯扔進了車窗外的垃圾桶,「他他媽在私人海灘跟比基尼美女調情,咱們在大太陽底下曬著,這個王八蛋。」

「現在才抱怨,不覺得晚了點嗎?」Long繼續用望遠鏡監視著遠處海灘上的侯龍濤,其實他更多的是在看那幾個穿著「小布片」的俄羅斯大蜜,「當初是咱們自己在組長面前請的命。」

「誰知道這小子這麼沉得住氣,這麼長時間了,一點行動都沒有。再這麼拖下去,一出來就是好幾天,我老婆都要跟我鬧離婚了。」

「你說他不會真的沒什麼吧?」

「怎麼可能?成天和俄羅斯黑手黨泡在一起,又是中國社團又是日本黑社會的,絕不可能乾淨的。」

一輛黑色的GMCSUV停在了福特後面,從上面走下來兩個俄國大壯,來到警車的兩側。

「幹什麼?」Glen斜眼看著一個俄國人,他早就知道自己這組「明哨」是很難不表露的,現在又是光天化日,所以一點都不緊張。

「葉卡捷琳娜小姐請兩位過去談談。」

「談什麼?她想自首了?那直接跟我們去居裡就是了。」Long可不敢就這麼去見Marry,在外面是一回事,進了裡面可就是別的一回事了。

大壯從T-shirt兜裡掏出兩張照片,扔進了福特裡,一張是Glen的老婆在他的房間前面,從車裡往外提日用品,另一張是Long的老婆和他的兩個孩子在自家門前的草坪上嬉戲。

「Whatthe…」兩個FBI捕快一看照片,立刻就急了,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掏槍。

「別犯傻,」大壯把手伸進了車了,按住了Glen的胳膊,「我們的幾個生意夥伴現在就在兩位的住處外面,我現在就可以打電話過去,要他們去拜訪兩位的家小。葉卡捷琳娜小姐想見兩位,你們有時間過去嗎?」

「當然有。」

兩個大壯拉開車門,鑽進了福特的後座裡,SUV掉頭在前面領路。

Glen和Long被帶進了海濱別墅一層的大廳裡,只見侯龍濤趴在一張按摩床上,兩個穿著三點式泳衣的俄羅斯美女正在給他按摩。

「兩位請坐吧,不消太拘束,桌上的水果飲料隨便用。」侯龍濤開口了,語調懶洋洋的。

「葉卡捷琳娜在哪裡?」

「她不在這兒,是我請你們,就是以她的名義罷了。」

「你找我們幹什麼?」

「不要急,等人到齊了再說,先坐嘛。」

兩個捕快無可奈何的坐下了,不知道這個中國人給自己帶來的是福還是禍。

過了十來分鐘,又有兩個俄羅斯大壯走了進來,他們帶來的不是他人,正是Glen和Long的上司,阿誰叫Mark的黑人。

三個FBI對望了一眼,想必對方也是被用跟自己想同的方式「請」來的。

「好,現在人到齊了。」侯龍濤坐了起來,拍了拍兩個美女的屁股,把她們打發走了,「三位對我進行監視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有什麼有價值的驚見嗎?」

「我們無權向外界透露正在進行的調查的進展情況,那是機密。」Mark平時用慣的官腔現在也能派上用場。

「可以理解。」侯龍濤站起來,穿上一件長袍,「我知道你們什麼也沒查到,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從來沒參與過毒品買賣,你們又怎麼可能尋獲我販毒的證據呢?你們就從來沒想過我可能是無辜的?」

「你在陪審團定罪之前都是無辜的。」

「哈哈哈,」侯龍濤搖著頭點上煙,「你說我現在要是向阿諾州長告狀,會有什麼後果呢?你們一直是在抗命對我進行不法跟蹤吧?對你們最不利的就是,你們一點兒有用的東西都拿不出來。」

「你到底找我們幹什麼?」

侯龍濤搖了搖頭,「這麼沉不住氣?好吧,我就明說。」他起身從旁邊的小櫃子裡取出一摞文件,放在了三個FBI捕快的面前,「這是你們立功受獎的大好機會,是你們為你們的納稅人做點兒實事兒的時候了。」

三個老美把材料拿起來看了看,「這是什麼?」

「這是台灣竹聯幫成員的招供,從頭到尾說明了他們是如何被日本三口組從台灣請來,幫忙日本人在洛杉磯販賣各種毒品。如果可以換取減刑,他們願意出庭作證。」

「我全當你說的是真的,這些根本不夠頂一個黑社會老大的罪的。」

「當然不夠,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綁架、意圖謀殺,我可以讓你們人贓並獲。有了這些,你們就可以有足夠的理由對三口龍惺的在美國的生意和私人住所進行全面的搜查,我相信你們不會失望的,我還可以向你們提供幾個三口組的內部成員作為證人。想想看,在三名勇敢的捕快帶領下,FBI一舉搗毀了洛杉磯最大的日本黑社會組織,使其主要成員伏法。」侯龍濤用兩根手指敲了敲肩膀,「我看三位至少能升兩級吧?」

三個捕快都沒出聲,對方的提議挺誘人的,不出所料,美國人也喜歡陞官發財。

Mark必竟是當頭的,最終還是得由他來答對,「你為什麼要幫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最重要的,你在我們的眼裡同樣是罪犯,我們為什麼要跟你合作?」

「首先,我是個守法商人,向警方提供有用的線索,協助打擊犯罪,是我應該做的,只不過這麼說有點兒太假了。我必定會從中得到好處,至於具體是什麼好處,不在你們需要考慮的範疇呢。很自然,你們會認為我是想借刀殺人,用你們的力量消滅一個敵對勢力,我否認也沒用。不過這並不該該影響你們的行動,三口龍惺是不是個黑幫頭子?是。你們有沒有證據抓他?有。抓了他你們會不會被提升?會。那作為警察,你們有什麼理由不抓他嗎?哪怕你們真的不肯意放過我,完全可以等三口龍惺伏了法,回過頭再來對付我也不遲。你們怕當時候就沒有整我的證據了?你們現在也是什麼都沒有,再這麼纏著我,我一個電話打到州長辦公室,你們就什麼都得不到了。再說了,你們這麼美國的執法機關僱用罪犯提供信息,也不是什麼奧密,還會幫有價值的線人擺脫其它無關的罪行。我幫你們立大功,我想我掙到了獲得這種待遇的權力了。」

Mark擺佈看了看自己的兩個手下。

Glen和Long都很隱蔽的點了點頭。

「你打算怎麼協助我們破案?」

「你們等我的消息就是了。」

「我們暫時不會停止對你的監視的,誰知道你是不是想支開我們,然後在這幾天有所行動。」

「隨你們的便。」侯龍濤聳了聳肩…

「搞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繞來繞去的。」Marry在FBI探員離開後,從二樓走了下來。

侯龍濤坐在椅子上,把美女拉到身前,揉著她的屁股,她只穿了一套小比基尼,「要照你的意思呢?」

「我相信不僅只有三口龍惺一個人知道你弟弟在哪裡,就算你不克不及抓他,或者說抓了他也沒用,完全可以抓其它的日本人來問。他們不會都像三口龍惺那樣擁有堅強的意志和對你的無比仇恨的,重刑或是利誘之下,我就不信沒有人松嘴。」

「你有重大交易的時候,會不會把交易的時間、地點等等的細節告訴你所有的手下啊?」侯龍濤在俄羅斯大妞的屁股蛋上擰了一把。

「唉喲!」Marry嗲叫了一聲,轉身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用柔軟的大屁股壓住了他的肉棒,扭著蹭著,「當然不會了。」

「那不就完了,三口龍惺會把我弟弟的所在告訴小嘍囉嗎?」

「要抓當然是抓有點身份的人了。」

「要我看,知道的人不會超出五、六個,並且都得是三口龍惺身邊的人。這樣的人失蹤了,他會察覺不到?又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侯龍濤搖了搖頭,猛揉著美女的大奶子,「我不克不及冒險逼他狗急跳牆。」

「你讓FBI來插一槓子幹什麼?」

「我要對三口龍惺下手,那怎麼說都是違法的,FBI一直盯著我,我怎麼動他?現在FBI雖然還在盯著我,但我再動日本人,那是跟警方合作的一部分。」

「你就像你說的那樣上阿諾那裡去告狀不就完了。」

「日本人有警方也有人,我要FBI參與,只是保險起見。」侯龍濤拉掉了女人的比基尼胸罩,揪著她的兩顆乳頭,「你是怎麼回事兒?被我肏傻了?」

「是啊,是啊,被你的大雞巴一捅,什麼都想不起來了。」Marry現在都已經有點失神了…

「這就是總部的決定了,」近騰熊一威嚴的掃視了一圈屋裡的人,都是三口組在洛杉磯的骨幹,除了三口龍惺不在,「群眾有什麼意見嗎?」

一屋子的人都沒有出聲。

「我相信你們的忠誠是對組織的,而不是對三口龍惺個人的。」

「當然是對組織的。」大部分的人陸續的表了態。

「近騰桑,」漁野強志站了起來,「上次在三口桑的家裡,他可是否認了跟阿誰支那豬的失蹤有關。」

「我們有可靠的證據,現在不便拿出來罷了。」

「好,就算支那豬是被三口桑抓去的,也因此得罪了俄國人,但三口桑對於組織的貢獻大大的,難道還不克不及功過相抵嗎?」

「契落剋夫家族對於組織來說是無比重要的,有了他們在財力和人力上的支持,我們可以輕而易舉的超越山口組,成為日本第一大地下組織。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修補由三口龍惺對雙方關係造成的傷害,這也可以算是他對組織做最後一次貢獻。」

漁野強志不再說話了。

「明天早上。」近籐雄一強調了一句,帶著自己的手下走出了房間。

「剛才阿誰叫漁野強志的…」

「你今天夜裡去他家拜訪一下。」近籐熊一搓了搓自己的小鬍子…

第二天一早,近籐熊一帶著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三口龍惺的莊園,把他堵在了二樓的棋室裡。

「近籐桑好有雅興啊,這麼早就來陪我下棋。」

「是三口桑有雅興才對,這麼早就一個人在這裡擺弄塑料片。」

「我是在等你啊。」三口龍惺從木棋盤下扽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近籐熊一。

「你…」

還沒等近籐熊一說出話來,他昨晚派去監控漁野強志的那兩個手下已經被人從屏風後面推了出來,都是五花大綁的。

與此同時,三口龍惺的兩個女仕從外面走了進來,快速的穿過人群,把手裡的尖刀插進了近籐熊一別的兩個保鏢的身體裡…









推薦商品: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