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五街生日蛋糕 科技報報/迅雷創始人首度反思 為什麼錯失三大風口?

市立國光國小慶生會蛋糕大陸新平等五街生日蛋糕聞中心/綜合報導

提起迅雷,多數人想到肯定是那個占據多數大陸人桌面的下載軟體,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其用戶規模在2007年的時候就已經僅次於QQ。

根據驅動之家報導,但這恰恰也是讓迅雷尷尬的地方——用戶基數如此之高,但似乎除了下載領域(包括剛剛更名的影片服務『響巢看看』),這隻『藍鳥』完全比不上『企鵝君』的作為。

對此,迅雷聯合創始人、曾就職於百度有著網路『摸爬滾打』15年經驗的程浩近日在虎嗅撰文,首次反思『我們為什麼會錯過三個大風口』,現摘錄如下。

迅雷終於在下載之外走進了一個全新的領域——用共用經濟的方法來做CDN市場。任何成功都是站在無數次失敗的肩膀之上的,我想先跟大家聊聊迅雷歷史上錯失的機遇。

2002年底我從百度出來和杜克的同學鄒勝龍一起創辦了迅雷,第一年做的是分散式郵箱,後來轉型到迅雷。從2003-2006年,我們還是非常聚焦,只有這一個產品線,到2007年的時候,從資料上看迅雷在客戶端軟體裡用戶規模已經僅次於QQ了。之後迅雷在戰略走向上做了很多嘗試,今天回頭來看,其中有些機會的錯失比較可惜。

錯過的風口加祿生日蛋糕

第一個比較可惜的機會是瀏覽器。迅雷做瀏覽器在業界還是比較早的,當時市場上已經有一些協力廠商瀏覽器,例如 Maxthon,但用戶群還很小,360 也只是開始做。雖然瀏覽器能帶來很多搜索收入,這個商業模式在當時已經比較明確,但迅雷要做瀏覽器,首要目的並不是搜索收入,核心原因是我們考慮到瀏覽器是下載的入口,入口如果被協力廠商把握住了,我們的核心業務會受到很大壓力。因此我們啟動了瀏覽器專案。

很遺憾的是,最後產品沒有發布,原因是我們自己覺得做的還不夠好,再加上和360的一些關係,最後就沒有推廣。後來我們把瀏覽器的戰略和商業利益看得更清楚的時候,也再次討論過是否要重啟這個專案,但時機已過,再殺入紅海已經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了,這是我們錯失的第一個比較大的機會。

第二個機會是流媒體。土豆剛發布的時候,已經很明確感覺到影片消費從下載到流媒體的趨勢。我們專門組織了一個戰略會議,二十來個中高層拉去東莞封閉了兩天,最後決定啟動迅雷看看。迅雷看看的前兩年是影片領域野蠻成長的階段,每週的資料都有可喜變化。但是當影片這個領域逐步成熟的時候,影片業務的實質和核心競爭力變成了媒體、內容和銷售,這和迅雷的技術基因有很大不同。當一個業務的實質脫離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結果也就基本注定了,就像騰訊的基因是社交,如果做搜索,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1 2 3 >

市立石城國小慶生會蛋糕 習近平宣布裁軍30萬 專家:中國軍隊將迎來重大調整

視頻: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來源:中央電視台

中新社北京9月3日電 (記者 馬海燕)在3日舉行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大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世界莊嚴宣布:中國將裁軍30萬。這是中國繼2003年裁軍20萬后再次作出裁軍決定,也是中國國家領導人首次在閱兵場合宣布裁軍。

國防大學教授梁芳注意到,與過去在軍委會議或內部決議中部署裁軍相比,在全世界關注的閱兵場合,在各國領導人的見證下,由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宣布裁軍還是首次。這既讓世界看到了中國作為世界大國保衛世界和平、維護地區穩定的決心,又讓本國人民看到人民軍隊捍衛國家尊嚴的能力。

軍事科學院研究員溫冰告訴中新社記者,在這個特殊場合宣布裁軍,是中國向世界發出的一個和平信號,也體現了中國的自信和實力。我們有能力在和平發展、和平崛起過程中,在不對任何國家構成挑戰和威脅的前提下,走出自己的和平強軍之路。

「正如習近平在紀念大會上所說,70年前那場戰爭的勝利是近代以來中國抗擊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重新確立了中國在世界上的大國地位。」溫冰說,那場戰爭也讓「強國必先強軍」成為每個中國人的切身體會,在戰爭中千錘百鍊的中國軍隊已經成為守衛國家的鋼鐵長城。在和平建設時期,適應不同階段的發展需要,裁軍也是市立石城國小慶生會蛋糕軍隊調整結構、精簡序列的必要舉措。

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裁軍就進入了決策者議事日程。66年過去,中國大大小小經歷了十來次裁軍,其中建國初期大的裁軍就有四次:

1950年4月,新中國成立半年後決定首次裁軍,將全軍總員額由僑信路生日蛋糕550萬減至400萬,后因抗美援朝戰爭而中斷。

1951年底,中央軍委再次確定在兩年內將軍隊總人數分期分批精簡342萬人。

1954年至1955年,中國開始以推動現代化為目標的的第三次精簡整編,共精簡總兵力23.3%。到1956年,全軍轉業幹部和複員戰士達500萬人。

1957到1958年,中國軍隊進行第四次精簡整編正知二街生日蛋糕,共轉業和複員100餘萬人。

現代人普遍對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作出的1985年「百萬大裁軍」決策記憶深刻。當時中國軍隊從400萬減少至300萬,也讓世人更加堅定相信中國走改革開放、和平發展道路的決心。

此後,隨著世界範圍內和平與發展成為主流,中國裁軍從以百萬為單位進入以十萬為單位,裁軍數量逐漸降下來。梁芳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新時期隨著信息化、高科技戰爭成為主流,每一次以十萬計的裁軍都是中國軍隊進一步精簡結構、提高軍隊戰鬥力的需要,也向世界彰顯了維護和平的決心和信心。

此後的1997年、2003年中國分別宣布裁軍50萬和20萬。2005年底,中國完成裁軍20萬任務后,軍隊規模現保持在230萬人。而給人們印象時刻的是2003年的20萬裁軍數量中,軍官的裁減數量佔大多數,達到17萬。

梁芳說,軍隊數量一直是一個國家的國防力量的重要參數。但在高科技武裝的現代化戰爭條件下,軍隊質量和科技化、信息化水平更重要,打贏一場現代化戰爭,需要更高素質的現代化人才。在這一背景下,地方很多相關專業的高科技人才入伍,成為中國軍隊優化人才結構的一個重要特徵。

時隔12年後再次裁軍,專家相信到年底中國軍隊將迎來重大調整。在新時期戰爭已經進入信息化、高科技時代,中國軍隊要向精湛、高效、靈便的方向發展,需要更精幹的隊伍,這也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重要舉措。(完)

(原標題:習近平宣布裁軍30萬 專家:中國軍隊將迎來重大調整)

下柴路生日蛋糕 「一畝田」神話粉碎 農產品B2B何去何從_0

上個周末,對數千名一畝田員工來說並不輕鬆。

8月28日,農產品B2B平台一畝田被曝突然大幅裁員1500人。從交易數據被質疑造假到突如其來的裁員風波,這家年輕的互聯網公司創造的神話在短短一月內被打破。根據新京報記者此前的調查,一畝田大量地面推廣人員依靠補貼返利,在各大批發市場誘導經銷商刷交易流水。此次裁員中,一畝田某大區駐地員工薛某披露銷售團隊集體造假,依靠虛假交易的形式來刷取平台交易流水。

一畝田神話的破滅,也下柴路生日蛋糕給整個行業敲響了警鐘。事實上,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和資本盯上了有著萬億規模的農產品市場,但農產品行業本身存在的資源集中度差、標準化程度低等特點,使得互聯網化改造過程困難重重。

農產品線下交易撮合難

7月末,一畝田在回應「交易數據造假」時,高調宣布了其公司交易流水和規模。據一畝田副總裁李國訓的說法,公司員工有3000人以上,其中一線銷售人員佔到70%,包括了分佈在全國各產地的業務員、在各大批發市場的駐地員工。

據了解,目前一畝田已經裁撤了全國大部分駐地推廣團隊,僅留下少量人員處理此前農民繳納的優質經銷商保證金,以及後續推廣服務。

8月30日,一畝田方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次裁員是為了「刮骨療傷」,「公司6月初開始調查地推團隊中的嚴重違規行為,發現在銷售環節存在不誠信現象,此次辭退也是為了改善業務體系、提高管理精度。」

但一畝田某大區駐地員工薛某卻告訴記者,在線下出現大面積的虛假刷單行為,也是得到了管理層的默許甚至授意,「敢這樣刷單,主要也是公司允許的,甚至有時經理會逼著員工刷單。沒有領導的默許,基層員工不可能這麼干。」

據其透露,一畝田對於線下推廣人員有著每月300萬元交易額的考核任務,許多員工為了沖交易流水,便開始了大規模的「左手倒右手」造假行為,「在平台上註冊2個賬號,一個發佈供應信息,另一個賬號採購。這樣註冊20張銀行卡,拿出來10萬資金,一天在電腦上可以製造出10單交易,每天能刷出100萬的交易流水。」

7月底,新京報記者曾走訪多家批發市場經銷商、產地代辦經銷商等,其表示僅是將一畝田作為廣告信息發佈平台使用,具體交易形式仍然是線下當面付款。同時,薛某告訴新京報記者,線下團隊在產地推廣過程中拖砧巷生日蛋糕難題重重,願意真正使用一畝田平台發起遠程交易的用戶並不多。

標準化、物流體系亟待確立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最近一年來農資領域內融資消息不斷,如專注農資供應的豐收俠、金豆豆種子商城,為餐館供應果蔬的鏈農、美菜、天平派、飯店聯盟,對接產地與經銷商的山東壽光遠程交易市場、一畝田等。從各家已經公佈的A、B輪融資規模來看,整體融資規模在7.8億元人民幣左右,這與萬億規模市場估值相比,產業集中度和資本滲透率仍然偏低。

長期研究農業互聯網化的MadNet投資總監李曉鵬告訴新京報記者,基於產品標準度低、資源集中度差等天然特點,互聯網公司和資本想要試圖改造現狀,必須要解決產品標準化和物流體系等。

「農產品供應是個高頻交易的領域,在合作社、代辦-批發市場-二級供應商-終端渠道的四五個每天都發生交易的環節中,已經形成非常穩固的供應關係。」李曉鵬認為,雖然農產品價格受市場影響有所波動,但還不足以改變經銷商之間的穩定供求關係。「農產品是半標準化產品,更換供應商意味著要重新建立物流供應鏈、品控體系,成本非常高。」

事實上,在目前互聯網公司扎堆農業市場的過程中,都在試圖節約掉中間環節和成本,培養經銷商、餐館、產地的使用習慣。但其中的核心問題在於,如何打破現有的固化交易模式。

「供應商、需求商更換產品的成本降到最低,平台模式才有存在意義。這意味著平台需要花費2~3年時間,來提高產品標準化程度,建設農產品流通的核心物流建設。如果不能解決掉標準化根物流問題,互聯網公司所作的信息撮合就沒有意義。」李曉鵬說道。

新京報記者 李棟

(原標題:「一畝田」神話粉碎 農產品B2B何去何從)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